疯癫的小阿姨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你以为坑是那么好填的吗?你以为没人看就可以没有羞愧感了吗?中秋节快乐——by一个弃坑人的内心独白及祝福

188男团【终结篇】

文字不能发,只能用图片发出来了。终于又填满了一个坑

我叫郭子凡,今天我们一家人来拍全家福。我爸摆出一脸陶醉来表现我们家庭的幸福,但我还是决定和我老父亲一样装装酷。毕竟像我爸一样甜的我磊哥今天没到场。

一句话讲一个故事

他嗔怪的说道“死性~~~”,他摸摸头傻笑“不改!”

发现了一个真相,那就是有肉的话小红心就涨好快……看着汪吃喵就这么开心咩?你们!这群!污婆!🙈

【公子喜欢吃鱼吗】夫夫相性xx问

今天不仅更了一篇【嘉偶天成】,现在又来补一篇【公子喜欢吃鱼吗】夫夫相性xx问。快夸我夸我!(˶‾᷄⁻̫‾᷅˵)




(以下,小阿姨为主持人,简称小。 伍嘉成简称伍。
谷嘉诚简称谷。
另有天上人间各位亲友团成员出镜。)


小:请问你们的姓名是?

伍:伍嘉成
谷:谷嘉诚

(一个英气小少年pia~pia~跑上台。
“我!我叫郭子凡!台下那个一身白衣,温柔似水的是我磊哥,磊哥,快看,摄像机在拍你!”
赵磊无语抚额……
又一位摇着公子扇的男人翩然一笑:“在下韩沐伯。”台下一位高挑娃娃脸的少年咬牙切齿“臭不要脸,你又撩谁呐!”

谷:(忍无可忍)亲友团都给我老实点!

亲友团全部坐好。

伍:不好意思,主持人您可以继续了。

小:小伍真乖真萌真可耐!让怪阿姨摸摸小脸儿呗~~~

谷:(马式吼)主持人你也给我老实点!

小:咳咳~~下一题。双方的昵称是?

伍:小伍,嘉成,黑喵,伍喵喵,伍宝宝……
小:我们小伍的昵称都好可爱啊!另一位呢?
谷:老谷,衰神,死面瘫……
小:那个,您确定这些是昵称吗……


小:对方的性格如何?

谷:活泼,可爱,有时候话有点多。
伍:(!竟然嫌我话多!)死面瘫,我掐死你!
谷:我喜欢话多,把我想说又说不出来的都说了,挺好的。
小:老谷,你还真从心啊,呵呵……

小: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伍:不爱说话,好像很不好相处。不过处久了就知道,他熟不熟都那个样子。
谷:黑!
伍:(受伤脸)人家是黑喵嘛,哭唧唧
谷:(偷偷说)嘉成,我白你黑,咱俩是白加黑,天生一对儿!
小:你们还敢再肉麻点不……


小:怎么称呼对方?

伍:(比手画脚)就,我们都叫嘉成嘛,我叫他嘉诚有点怪怪的,所以就叫他老谷,他叫我嘉成。
谷:嗯,就酱样。
小:你摆着一副面瘫脸卖萌合适吗……

小:希望对方如何称呼自己?

伍:叫嘉成就好。
谷:我希望他用粤语叫我老谷,那样听起来像叫老公。凡间不都是叫老公的吗?
伍:老公是啥?
谷:就是我名字的一种方言。
伍:喔,老公!
谷:乖~~~
小:老谷,你还能再腹黑点吗?


小:如果用动物来做比喻,觉得对方是?

谷:猫。
小:真没创意……小伍呢?
伍:考拉!
谷:考拉是何物?
伍:就是我二姐夫的表妹的外甥的女儿的老公的真身。我见过的,和你极其神似。
谷:哦,嘉成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伍、小、众亲友团:(偷笑)


小:您的毛病是?

伍:爱哭。我感情比较充沛嘛。所以,有时候有点控制不住。
谷:不爱敞开心胸表达自我。不过现在已经好多了,对吧,嘉成?
伍:嗯!


小:你们的关系现在进展到何种程度了?

谷:我已经陪他去见过家长了!
小:哇!姐姐姐夫对你印象怎么样?很满意吧!
伍:对啊,满意的差点把他打出去。
谷:咳咳……开始是有点……不过后来我都摆平了。
小:真好奇你是怎么摆平的。
谷:用我的真心!
伍:外加在门外长跪不起,并且附上了十页纸的聘礼。都是我三姐夫教他的,老套路了。
谷:嘉成,说好这些不告诉别人的……
伍:小阿姨也不是外人啊,再说这事儿谁不知道啊!
亲友团们:对啊对啊,地球人都知道!
谷:……


小:经常约会的地点?

谷:妓院。
伍:大家别听他乱说,其实是妆姨开的花满楼啦。
谷:还不一样是妓院。
伍:你给我闭嘴啦!
小:(嘴角抽搐)你们的约会地点好特别啊…

小:初恋是现在的伴侣吗

伍:是!

谷:是!

伍:嗯??(斜眼)

谷:干嘛这么看我?
伍: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顾小姐吗
谷:那是历劫!再说,在她之前我先喜欢的是你。
伍:(害羞脸)真的吗?
谷:真的。有没有奖励啊?
伍:今晚……
小:喂喂喂!你们这种私房话能不能回家再说?


小:两人的关系是公开的吗?
伍:(面带羞涩)嗯~~~
谷:天上人间都知道,有机会我得让我的信徒们帮我俩修个夫夫庙。
小:(撇嘴)有人拜衰神的吗……


小: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伍:……
谷:他害羞了。我是攻,他是啥你们猜。
小:你觉得我们有那么无聊猜这种弱智问题吗!


小:为什么这么决定呢?
伍:我比较像一个家庭里妈妈的角色,喜欢操心,喜欢唠叨。
谷:我比较有为父之风。
小:哎呦喂~~某人脸皮真厚喔
谷:(一个眼刀!小阿姨扑街……)


小:初次H的地点?
谷:天界仙池里,番外有写啊!小阿姨,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自己写的都不记得了。
小:(一口老血……)


小:当时的感觉怎么样?
谷:不告诉你。(面瘫脸)
小:我跟你讲!你这个态度我很不满意,番外H加戏删除了!
谷:你那么懒,讨好你,你也不会写,干嘛还讨好你!
小:喵了个咪的!
观众席焉栩嘉:小伍哥,她骂咱俩!
小:……


小:你们觉得与对方的相性好吗?
伍:嗯,挺好哒!
谷:能不能别问废话。
小:(吐血不止)


小:(内伤严重,已呼叫120)最后一问,现在最想对爱人说的话是什么?
谷:嘉成嘉诚,嘉偶天成。
伍:老公,今晚你想吃鱼吗?

End.

嘉偶天成【八】

小更一篇,肉渣趁热吃!不要嫌我短小喔~~ಠ‿ಠ







清晨的一束光从未拉紧的窗帘柔柔的透了进来。预示着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然而,某些人的一天开始的不是那么美妙……

“啊~~~~~!”

一声带着宿醉后沙哑的尖叫声打开了这一天的序幕。


把一条蓝色格子印花的小薄被紧紧裹在胸前的伍嘉成,因为刚刚的尖叫而有些力竭。蜜色的胸膛在薄被的覆盖下用力的起伏着。乌溜溜的眼睛瞪了老大,难以置信眼神的瞪着那个被自己一脚踹下床的光溜溜的男人。


“第二次了……”光溜溜的男人痛苦的揉着自己摔痛的尾椎,嘴里轻声嘀咕了一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不算很修长却肌肉线条饱满的大腿间,一只…呃…大鸟正软趴趴的伏在茂密的“草”窝之间,随着男人身体的摇晃,那只大鸟也冲着伍嘉成没精打采的打了个招呼。

“吖~~~~~~!”

伍嘉成的尖叫声又提了一个八度,并延长了一个小节。


“你冷静点。”遛鸟的某位用一副面摊脸冲着尖叫的伍嘉成说了这句话,淡定的仿佛是在问候“吃了吗”一样。


“冷你妹!静你妹!冷静你妹!”

遛鸟的某人边穿衣服边在嘴里接着嘀咕
“我没妹。”

接二连三的尖叫让伍嘉成有点脑缺氧
“李梅梅?不是韩梅梅?”

“我不管你妹到底叫啥!叫李雷也和我没关系!我只想知道你为啥光着身子在我床上,你的那个还……还蹭我!”

伍嘉成脸皮还是不够厚,哪怕脑缺氧也还是说不出早晨醒来那让他既震惊又愤怒还有那么点小娇羞的一幕。


不过显然某人比他脸皮厚了不止一堵城墙,简直比城墙拐弯还要厚!因为这家伙竟然只穿上了个内裤,就开始帮助伍嘉成回忆起那个充满激情的夜晚~~~~~~


唇舌交战,银丝四起,勾动着经验几乎等同于零的伍嘉成燃起了原始的欲望

“我想~~~~试试~~~~~”
娇喘的南方口音从舌头的纠缠中挤压出来。

“试什么”
沉浸在心爱人的热情中的男人显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视力恢复后睁开眼看到的是身下那双迷蒙、羞涩又渴望的眼神
“我~~~我没做过”

“操!”

谷嘉诚觉得有点懵逼。他忍耐的,胆大心细脸皮厚的,等待那心仪已久的至宝最终被他而收获。本来以为会是一场持久的拉锯战,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身心准备,却没想到他准备了半天,“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宝贝自己打好蝴蝶结跳到他手心嚷嚷着“拆我嘛~拆我嘛~”

谷嘉诚想起了某位智者说过的一句话
“功夫不负有心人,柳暗菊花又一村”
怀里的宝贝这时还在用长长的手指捏他引以为傲的肱二头肌,两条长腿巧不巧的磨蹭着他的大腿根。


果然,电视剧都是骗人的!什么你喝醉了,好好睡一觉吧,然后转身掖掖被角绅士的离开。那样做的不是特么太监就是特么大太监!很显然,谷嘉诚不是太监。于是,三下五除二,把两人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剥了个精光。


被剥光的伍嘉成有点迷茫,肌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本能的抱紧了双臂,像冷雨夜中被遗弃的小兽一样,用委屈的双眼看着面前的男人。胸前的两点浅色却被恰好露在臂膀下,光滑的小肉被挤压出了两个小鼓包。纤细的腰身间,一根半立的小玉柱颤颤巍巍的打了个哆嗦。


谷嘉诚觉得自己瞬间失去了理智,伏下身,舌尖化作了一支画笔,他要在宝贝的身上描绘一副美轮美奂的春 宫 图!


从唇到颈再到喉结,胸前的小鼓包被吸允被舔了又舔,随后牙齿轻轻一咬,得意的听到一声猫儿似的轻吟。顺着肌肤而下,肚子上有他最爱的小肉肉。软软的,绵绵的,在他的笔下化作了一弯春水。春水的流动滋润着草丛,丛中的嫩芽也渐渐成长,挺立,而后被温暖而湿润的口腔所包覆,室内的空气渐渐升温,两人却都颤栗着迎接那最后的一笔……


再然后,
“咚!”
“画师”被踹下了床。


“我已经被你从那个床上踹下去了两次。”

“谁让你耍流氓!”

“你那么诱人,还直嚷嚷着来嘛来嘛,我又不是公公。”

“……我才不会说那么不要脸的话,一定……一定是你瞎掰的……”


“我说,你怎么突然那么没底气了,是不是想起来啦,所以心虚。”

“你才心虚!我……我昨天喝多了!”

“我靠!伍嘉成,你不仅酒后乱性,你还始乱终弃,我的命好苦啊!早知道你是这么不负责任的银,昨晚我说啥也不能给你!呜~~~~~~”


“……”看着面前已经把“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神功练至第九层的男人,伍嘉成觉得有点hold不住了。

毕竟……毕竟昨夜是自己酒后失智商了,没想起来还好说,现在经过另一位当事人声泪控诉后,确实回忆起来一些片段。就算对方说的有些夸张,但自己还是知道的,昨晚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

看着面前穿着条内裤哭唧唧的肌肉男,伍嘉成觉得自己有必要缓解一下尴尬
“咳~~~我,我为啥要踹你下床”

“我太激动了,没做扩张就插,你疼了,就把我踹下去了。”


“……”好像更尴尬了。

不过练就脸皮神功的那位没觉出气氛的诡异,还大剌剌的摇头扭臀的嘀咕
“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没经验,等我回去看上十个G的片儿,下次绝对不会把你弄痛的。”

伍嘉成无语望房顶,有点想冲破屋顶躲进外太空的冲动。

正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对方那个厚脸皮时,手机响了起来。伍嘉成像看到了救星,嗖一下窜下床。


“嘉成哥,昨晚你和子凡都喝多了,我让那个谷嘉诚送你回家的,你们……呃……你没什么吧?”赵磊的声音从话筒的另一端传来,关心中带着些八卦的味道。


伍嘉成感觉有些头痛,轻捏着眉间,看向赵磊关心的八卦中另一位男主角,只见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此刻正瞪的极圆,高高的鼻梁下缓缓流下一行鼻血。


鼻血!!!低头再一看自己,赤裸的身体一丝不挂。于是,又响起了今早的第三声尖叫……


伍嘉成楼下的茶餐厅里,四个男人面对面坐着。低着头红着脸没脸见人的是伍嘉成,鼻子里塞着团卫生纸却满脸春色的是谷嘉诚,对面两个盯着他们来回巡视像挖掘八卦的狗仔队一样的是赵磊和郭子凡。


“哇喔!真不愧是老父亲!激情到肉搏了啊!磊哥,磊哥,我也要试试!”

看了一眼从狗仔队变狗崽子的郭子凡,赵磊依旧笑的温柔似水
“你想试,回家我就照鼻子给你一拳。”
一脸跃跃欲试的狗崽子听后,立马低垂着尾巴乖乖听话了。


赵磊抚了抚郭子凡毛绒绒的小头顶,说了声“乖。”便转向对面两人严肃的问道
“说吧,你们昨晚干嘛啦?”


“干啦。”
轻飘飘吐出一句震惊四座的话,大型犬谷嘉诚轻蔑的看了眼对面融化在赵磊温柔中的狗崽子郭子凡。没出息~~~他可不怕赵磊,他除了他的亲亲小主人,他谁都不怕!


赵磊还在那句话带来的震惊中久久回不了神。郭子凡却不理那些,招手叫来服务生。

“来壶菊花茶。”

嘉偶天成【七】

一篇没够,觉得脑内还是有点抽。于是,悄悄的,我又来了✌️( ˙ᴗ. )





“磊哥磊哥,你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听到赵磊那句话后,炸毛小子赶忙收起自己一身戾气像只幼犬一样奔到赵磊的大长腿旁边撒娇卖萌蹭头,就差打滚钻火圈的讨好了。


对这种一点都不man的行为,谷嘉诚撇嘴,极为的不屑!

鄙视的白眼差点翻上天,只听一句“谷嘉诚!你给我过来!”

谷嘉诚像只大型傻犬一样呼哧呼哧向着“主人”奔去。看着旁边蹭头蹭的起劲的“幼犬”,谷嘉诚牙一咬,弯腰钻进看着淡薄却有着温暖小肉肉的胸膛里使劲蹭,卖命蹭

嗯~~~真好蹭!


正蹭的投入,蹭的欢实,头被一个有着纤细手指的手掌毫不留情的推开。

“说!刚才干嘛打人?”

“没打着……”低着头,插着裤袋,脚上的篮球鞋在地上摩擦~摩擦~

“没打着就有理啊!要不是子凡来了,你是不是就要向磊磊动手了啊!”

“碰我媳妇儿者,非暴力不合作!”


“什么非暴力?什么不合作?你说什么呢!”

“小伍哥,他说你是他媳妇儿。”旁边在赵磊怀里边蹭边看戏的郭子凡插嘴道。


伍嘉成一个眼刀扫过来,郭子凡吓的赶紧把脸埋进他磊哥怀里趁机吃豆腐。

“磊哥,又不是我说小伍哥是那人的媳妇儿,是那人说的小伍哥是他媳妇儿,小伍哥干嘛因为我说他是那人的媳妇儿这句话吓我啊……”

被吃豆腐的赵磊眼神温柔看着怀里的绒毛头,手掌轻轻抚在上面张嘴说道

“祖宗,你快闭嘴吧!”


伍嘉成的皮肤本就是健康的蜜色,在这一声声的“媳妇儿”下,一张巴掌小脸气的黢黑。看向对面那个始作俑者,对方还在用脚在地上一圈圈的划着“魔鬼”的步伐。


伍嘉成深吸一口气,回头招呼了赵磊和郭子凡。不再看身边那个还在划圈的人,走了。


三人来到经常吃火锅的一家店,小店虽小,店里生意却很好。三人等了一会才排到一个窗边的桌位。点了一桌子的好肉好菜开涮。伍嘉成手起筷落,吃的无比欢畅。竟也忽略了窗外那个贼一样探头探脑的家伙。


狂吃了一会的伍嘉成发现赵磊几乎没怎么动筷子
“磊磊,你怎么不吃啊。”

赵磊对伍嘉成的后知后觉感到无力,抚额片刻说道
“被人这么盯着看,我吃不下去啊……”

旁边吃的满嘴红油的郭子凡瞬间变身炸毛状态
“谁?谁盯着你了?竟然敢觊觎我磊哥!”

赵磊顿觉人生是如此艰难……


“嘉成哥,你让他进来吧。有什么话可以当面说清楚。”

伍嘉成无奈点头,心里想的却是说清楚?对着那个不要脸的cou流氓能说清楚啥!

谷嘉诚被赵磊请了进来,和郭子凡在几杯酒下肚后从开始的互看两相厌到后来把酒言欢,再到以“我的老父亲”和“好儿子”相称。伍嘉成看着两个二货的“父子相认”剧情,郁闷的在旁喝了一杯又一杯,醉倒在饭桌上。

结果当然是------啥也没说清!


宴终人散,赵磊看着挂在谷嘉诚身上的伍嘉成,眼神有些犹豫。回头看了一眼同样挂在自己身上不停喊爹的郭子凡,终于坚定的说了句

“麻烦把嘉成哥安全送回家!”后就连抱带拽的带着郭子凡走了。


伍嘉成家门口,一个声音响起
“你摸啥~~”

酒后的南方口音听起来更是软糯,拖长的尾音好似猫尾巴一样在心尖上扫啊扫的。谷嘉诚忍不住喉咙一动,吞了下口水。

“……我在找钥匙。”

迷蒙的双眼微睁,小脸透着一丝红晕。歪头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一枚笑容就像初春的桃花一样绽放了。

“钥匙啊,钥匙在我裤袋里呐~~~”


该死!媳妇儿声音真勾人儿,媳妇儿笑的真勾人,媳妇儿裤子真薄……真尼玛勾人!


隔着薄薄的裤袋布料,谷嘉诚的手指仿佛摸到了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诱人肌肤。


心扑通扑通跳的好像刚怀春的少女,仓惶间掏出钥匙,打开门,把怀里不老实哼唧着的人抱到床上。经常健身的谷嘉诚觉得有些脱力。坐在床边稳了稳气息,准备给醉猫倒杯水喝,刚起身就被拽倒在床上,和醉猫的小脸儿来了个脸贴脸。


不知道到底是谁先动,两个人起初只是耳鬓厮磨,怯懦的只在方寸间汲取对方的味道。随着小腹间腾起的热浪,浅尝并未即止,反而唇舌相缠,天雷地火……

嘉偶天成【六】

本来打算默默地坑掉这篇文,结果今天文(脑)思(袋)泉(抽)涌(筋),更咯更咯。不管你们看不看,这篇脑抽后遗症的文就在这里。(◑‿◐)(◑‿◐)(◑‿◐)






伍:“你到底走不走!”

谷:“……”

伍:“你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

谷:“……”

伍:“喂,我跟你讲话呢!”

谷:“……”

伍:“吃早饭吗?”

谷:“吃!”

“谷!嘉!诚!”


收留了谷嘉诚一天又一夜后,在沙发上蜷缩了一晚上的伍嘉成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但没想到早晨醒来后,谷嘉诚不仅还赖在他家里,竟然还偷看他换衣服!


忍无可忍的伍嘉成觉得无须再忍,要哄人时,前脚还看他换衣服看的吞口水的“色狼”谷嘉诚,后脚却以顺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奔回了床上,并且死命抓住床柱不肯走人。


伍嘉成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无赖逼疯了,却又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好!你不走,我走!”咬着牙说出一句话后,伍嘉成提起包就出门了。敌不动,我动!惹不起,我躲的起!出门后,伍嘉成看着天空一片雾霾的灰暗,心说“这天气还真衬我的心情。”暗自叹了口气,加入了早高峰的队伍。


坐在办公室的伍嘉成不禁想起了谷嘉诚,想起他那张不羁帅气的脸,想起他和自己说的话,想起那个初吻……直到想到早晨躲在门口偷看自己的猥琐表情,和死命不肯走的无赖模样,伍嘉成摇了摇头,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个人就是个无赖!还是个已经有主的无赖!千万不要动心啊,伍嘉成!”


一天的工作虽忙碌,但充实的工作可以让伍嘉成那混乱的思维得到疏解,心情也跟着好了很多。一直忙到下班时间被赵磊叫着一起走,伍嘉成才舒展了一下身体,拿起外套和赵磊一起乘坐上了电梯。


“那个混蛋不会还在我家里吧……”

“嘉成哥,你说什么?”

“噢噢,没什么。”

“奇奇怪怪的,你不会恋爱了吧?”

“我才不会和那个混蛋恋爱!”恼羞成怒的伍嘉成开始口不择言。

“喔~~~那个混蛋~~~”赵磊眨了眨一对星子般的双眸,轻挑嘴角。

“不是!我说漏嘴了!”

“喔~~~说漏嘴了~~~”一句接着一句的漏洞让对面的人笑的极为得逞。

“……”伍嘉成干脆闭了嘴。


说漏嘴的伍嘉成好恨自己怎么嘴巴就那么快,看着面前一脸坏笑的赵磊,伍嘉成觉得已经欲哭无泪了。平常那么能言善道的自己竟然被逼到如此境地,都怪那个混蛋!臭流氓!想起那个混蛋对着自己的屁股像个流氓似的笑出一口双排牙,伍嘉成恨得把嘴里一口小白牙咬的咯吱咯吱响。


走出公司大楼,刚想深吸一口气来抚平自己的愤怒,就见那个刚才被自己腹诽半天的“双排牙”在夕阳西下的彩霞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


老天啊!我伍嘉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活这么大也没发现自己身上有专门吸引流氓的特质啊,怎么这个货就这么抓着自己不放啊,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对面的谷嘉诚正绽放着自己自认为特别有魅力特别有范儿!的笑容。对,特别有范儿!这是韩沐伯说的,虽然那家伙经常嘻嘻哈哈一副不靠谱的样子,但他当时回答自己的时候确实是满脸的诚恳!


“谷嘉诚,相信我!你就用笑容征服他!你笑起来的样子特别有范儿!”那个伍嘉成看上去一副毛绒小动物的样子,就要亮出你那残暴野性的双排牙一举震住他才方便你吃干抹净啊!兄弟我为了你的终身幸福也算是深谋远虑了。


当然,后面的话韩沐伯识趣的没有说后半段话。所以,就造成了现在一个龇牙笑的脸僵,一个咬牙气到脸抽筋的局面。


最后是谷嘉诚打破了这个僵局,因为他看到伍嘉成的肩膀上亲热的搭着一个男人的臂膀。顺着胳膊再看,是一个皮肤赛雪,唇红齿白的男人。宽肩窄腰大长腿,泥煤!当初在公司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就知道是个会勾人的小妖精,果然,现在小妖精要跟爸爸我抢媳妇儿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孰可忍,我谷嘉诚不可忍!回家就发个博再发个朋友圈,声明伍嘉成是我谷嘉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嫉妒的怒火在熊熊的燃烧,谷嘉诚三步并做两步跨了上去,轮起胳膊就要招呼。眼看就要把拳头挥到那张俊脸上,却感到耳边一阵风蹭着脸边刮过,谷嘉诚连忙后退两步,只见一个头比自己袖珍那么一丢丢的炸毛少年挡在那个唇红齿白小妖精的面前。


哼哼,原来小妖精还有保镖啊。But! Who i am?I am 谷嘉诚是也!今天来一个是一个,来两个算一双!不教训的你们从今往后见了我叫爸爸,见了媳妇儿叫妈,我都不姓谷!


凶狠的对上那个炸毛少年,两人眼神一个短暂的对接,双方对时出手。双掌相接那一刹那:
“你拍一呀,我拍一”……

二人皆在心里暗暗惊叹,我勒个去,高手!

又瞬间散开,紧接着冲向对方以腿相踢
“大苹果呀,香蕉梨呀。”


旁边观战的伍嘉成和赵磊扬脸望向天空,二人好看的下巴都凹出了45度的弧度。忧郁的同时说出一句话

“玛德,智障!”